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媒体看板
精神病专家眼中的枪击案主角
发布时间: 2016-03-29 14:41:2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偶然、公开、残酷、特立独行、情感冷漠、滥杀无辜……这些正是教授刘锡伟总结出的“疯劫”特点。他认为,这些特点适用于马加爵,适用于邱兴华,同样也适用于赵承熙。

他是精神病人吗?———国内精神病专家眼中的美国校园枪击案主角

编者按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发生后,凶杀赵承熙一时间成为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关注的对象。多数心理学家认为赵承熙有心理方面的问题,但是精神病专家更倾向于认为赵承熙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江苏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刘锡伟教授甚至将此案与15年前轰动一时的卢刚枪击案相提并论。两种看法尽管存在一些重叠的中间地带,但是在根本问题上却是泾渭分明。鉴于很多恶性行事案件在认识上均呈现出“精神病专家vs心理学家”的局面,本报现将两种观点予以发表,请读者明察(心理学家的观点:《“他人就是地狱”》)

不存在的女友:美国媒体将赵承熙杀人的原因归为感情因素。赵承熙室友:赵承熙根本就没有女朋友。被赵承熙第一个枪杀的埃米丽的室友:从没听说过埃米丽讲过赵承熙这个人。赵承熙曾讲过,自己有一个叫JELLY的女朋友,是一个超级模特,她住在太空,以太空船代步。赵承熙讲得很认真,他说女友将他称作“SPANKY”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赵承熙

2月9日,赵承熙走进弗吉尼亚州布莱克斯堡的一家当铺。在那里,他挑选了一把瓦尔特P22半自动手枪。这是他买的第一把手枪。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案发之时,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刘锡伟教授正在美国纽约州小女儿处。在此之前,他先去洛杉矶拜会了自己28年前在湖南医学院进修时的老师———一位已经年近八旬的华裔精神病专家,将自己带来的关于卢刚的资料交由对方。

美国此行,刘锡伟原本想实现一个愿望,就15年前轰动一时的卢刚杀人案与美国的同行达成共识。1991年,美国爱荷华大学物理系留学生卢刚枪杀了包括自己导师和同门师弟林华在内的四人,然后开枪自杀。

这场轰动了整个华人圈的悲剧,后来被归咎为卢刚本人的狭隘、自私和冷酷。尽管美国人对卢刚事件表示出足够的宽容,受害人的家属甚至写信安慰卢刚的亲人,但不可否认,此事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华人在美国的声誉。

然而刘锡伟——以及不少同样从事精神病工作的人士——却认为,悲剧产生的真正原因,在于卢刚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他本人,也是这种目前人类尚无法完全认识的疾病的受害者。

刘锡伟未来得及完成他的使命,因为短短两个月后,一出影响更大的校园悲剧上演了。韩国籍学生赵承熙无故枪杀了32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师生,然后开枪自杀。事发后,关于凶手的国籍问题,一度引起轩然大波,最后证实作案者非中国人之后,刘锡伟和其他华裔人士一样,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承认,自己现在仍然不轻易出门——很多美国人分不清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据他了解,在弗吉尼亚州,已经有很多韩国人搬家离开。

就像历来关注的每起不同导常的杀人案一样,刘锡伟开始研究这起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校园枪击案。随着事件的进展,他很快发现,真相正在像自己判断的那样浮现。

“我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赵承熙是一名精神病人,我只能说,赵承熙的身上具备了‘疯劫’的大多特点。”经历了去年的邱兴华案风波之后,刘锡伟讲话已经分外谨慎。因为为邱兴华申请司法精神鉴定,刘锡伟除了被众多网民谩骂,亦被学术对手们指责为“有病推定”和“泛精神病化”。

不过,刘锡伟初衷不改,他仍将精神病人杀人现象称为“疯劫”———一个即使在精神病学圈内也受到质疑的观点。

不存在的女友

刘锡伟坚定自己的判断,是从赵的室友出面澄清“女友”一事开始。枪击案爆发之初,美国媒体除了将凶手臆断为华人之外,还犯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误——将赵承熙杀人的原因归为感情因素。确切地说,认为赵承熙是因为与女朋友埃米丽吵架而动了杀机。

但赵承熙的室友却出面说:赵承熙根本就没有女朋友。而被赵承熙第一个枪杀的埃米丽的室友也澄清:从没听说过埃米丽讲过赵承熙这个人,赵承熙不可能是她的男朋友。

事实上,赵承熙只有一个想象中的女朋友。赵承熙的室友考克说,大学二年级时,赵承熙曾向他讲过,自己有一个叫JELLY的女朋友,是一个超级模特,她住在太空,以太空船代步。赵承熙讲得很认真,他说女友将他称作“SPANKY”,因此,他曾用过“JELLYSPANKY”这个名字。

没有人见过“JELLY”,实际上,这个人并不存在。刘锡伟说,在精神病学上,这是典型的“钟情妄想”症状。刘锡伟曾也有这样一个病人,他钟情于一个“女明星”,叫“钟月娥”,他每年都要去一个固定的地点去等这个人,但是从来没有等到过。后来刘锡伟发现,这个女明星其实并不存在,“钟月娥”其实是“忠于我”的谐音,是这个病人想象出来的一个“忠于”他的女孩。

刘锡伟仔细研究了赵承熙作案过程:早晨7:00驾车跑到女生宿舍,与大一女生埃米丽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男同学克拉克听到争吵声出来劝架,结果赵承熙拔出枪将二人先后枪杀。9:01,他用“ISHMAAL”的名字给NBC寄了一个邮包,里面有27个视频文件,43张照片和一封只有1800字却写了23页的信。然后驾车到大学校园,将门锁上,向学生开枪射击,前后射出一百多发子弹,最后开枪自杀。整个过程,赵承熙均从容不迫地完成。并曾在枪杀之余向一名韩国留学生以“HELLO”问候。

偶然、公开、残酷、特立独行、情感冷漠、滥杀无辜……这些正是刘锡伟总结出的“疯劫”特点。他认为,这些特点适用于马加爵,适用于邱兴华,同样也适用于赵承熙。

“我不叫赵承熙,我是‘问号’

”赵承熙似乎是一个天生的新闻制造者,除了骇人听闻的枪击行为本身,他寄给NBC电视台的的一个包裹,同样引发了一场热议。因为播出暴露赵承熙杀人动机的视频录像,NBC电视台曾备受美国公众指责。

但人们不得不承认,那段录像除了带来震惊和恐怖,也让人感到荒诞和莫名其妙。无论是警方还是公众,均无法从中获取赵承熙真实的作案动机。

然而刘锡伟从中有了新的收获。他认为,从赵承熙的这些话中可以清楚发现,他在作案前有强烈的“被控制感”———精神分裂症病人又一典型症状。比如:“你以为我愿意做这件事么,你以为我梦想我这样的死去么?一百万年来我一直不愿做这件事。”“显然,他是认为自己是被驱赶着、不得不去杀人。”刘锡伟说。

中国精神卫生法草案主持起草者、著名精神病专家刘协和教授认同刘锡伟的这一观点,“被控制感是精神分裂症病人的一种常见症状。”刘协和说。作为领域内最权威的专家之一,他主持做过两千余个司法精神鉴定案例。

刘锡伟注意到,赵承熙在视频宣言中多次使用的过的一个词:“YOU”。

“这个词在英语里有两种意思,你或你们。目前国内媒体翻译为‘你们’,但在我看来,这个‘YOU’其实是‘你’的意思,他不是泛指社会,而是赵头脑中一个具体的对象。是一个人,他一直在控制着赵承熙,让他恐惧,让他紧张,最终让他去杀人。”

通过这段录像,以及其他被人们忽视过的细节,刘锡伟还看出赵承熙身上另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症状:人格解体。

包裹的署名并不是“赵承熙”,而是“ISHMAELAX”,这个词的意思一度让人迷惑不解。刘锡伟后来发现,后两个与前面断开的字母AX是“斧头”的意思,而ISHMAEL是指伊斯兰教先知亚伯拉罕的长子,赵承熙身上文着“ISMAIL”的字样,其意跟ISHMAEL一样,只不过前者是ISMAIL在基督教中的译法。

刘锡伟认为,在枪击案发前,真正的“赵承熙”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是“ISMAIL”———一个被“YOU”所迫害、欺压的对象。ISMAIL正是在“YOU”的威逼、恐吓和控制之下,才不得不去杀人。

在公开的另一段视频录像中,赵承熙说:“我要像摩西一样分开大海,引导我的人们。”(《旧约》中的《出埃及记》记载,摩西分开红海的海水,带领以色列百姓逃离埃及。)“总体看来,赵承熙的精神症状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刘锡伟说,“他把自己当成了‘圣者’,想去拯救整个受苦的人类,这意味着他除了‘人格解体’,还存在‘夸大妄想’。”

或许赵承熙早就不把自己视为“赵承熙”了。赵承熙的室友安迪说,赵承熙曾经给他打手机,并坚持自称“问号”。安迪当时提醒过他,但是赵承熙回答说:“我不叫赵承熙,我是‘问号’。”此外,同学还证实说,去年文学课开课第一天,赵承熙在签名册上写的也是一个问号。老师问,“你是叫问号吗?”他一言不发。

还有一次,感恩节假期时,赵承熙打电话给室友考克,深信自己正在北卡州跟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一起度假。说两人是一起在莫斯科长大的好友。

从赵承熙的宣言中,刘锡伟能深切体会这个人的痛苦。他认为,赵承熙在文中质问别人是否知道往其脸上吐口水的感觉、向喉咙里硬塞垃圾的感觉,以及从两耳之间切割喉咙的感觉。这些显然不是他文学性的比喻,而是他真实的感受。问题是,从来没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事,这仅仅来自他的错觉和妄想。“在精神病学上,这样的错觉被称为‘内感性不适’。”刘锡伟说,“但从中可以看出,他当时在痛苦中挣扎。”

由于赵承熙枪击时使用的是一种爆炸性子弹,他自尽时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大脑被完全破坏,验尸官曾表示无法通过尸体解剖弄清赵承熙的脑部异常———精神病人常有的一种病理现象。

不过,刘锡伟与刘协和皆认为,即便无法进行解剖,仍可以根据赵承熙生前留下的资料对他进行缺席司法精神鉴定。

邱兴华案枪声响过之后,这两名精神病专家均曾提出过这样的建议。

国内另一名司法精神病学权威杨德森教授同样在关注赵承熙案,不过他认为,以他现在了解的情况,尚不能断定赵承熙患有精神分裂症。他认为,人类对精神病的认识还相当有限,在正常人和精神病人之间,并没有找到一个清晰的界限,而中间的一段灰色地带,恰恰是争议最多之处。

“不过,这并不是一些没有精神病学常识的所谓专家可以妄加揣测的理由。”杨德森说。

可以避免的悲剧?

“你有亿万次机会……”这是赵承熙宣言中的第一句话。刘锡伟认为,综观赵承熙作案前后,其实其精神病症状早有了先兆,但是,由于周围人们对精神病认识的不足,导致错过对赵承熙的救助机会。

在作案之前,除了上文所述中将自己命名为“?”、写荒谬剧本、幻想太空女友外,赵承熙已经证实的怪异行为还有:对别人的问候不予理睬,在宿舍内放火,无故跟踪女同学,在桌下偷拍女生双腿,自称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一起度假等。

刘协和认为,仅凭在宿舍放火和桌下偷拍两个迹象,即可高度怀疑其为精神分裂症。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赵承熙的作品、奇怪的癖性和单调的回答曾引发他的英语老师的警觉,一位教师曾威胁说,如果他不离开她的教室,她就辞职。另一位教师还为她的助手设计了一个密语,以暗示她致电警方。

不过,校方对这些并未引起重视。文学系系主任罗伊曾向校方反映过赵承熙的问题,不过学校官员只是表示同情,并未采取什么措施。

赵承熙的家人显然也早有对赵承熙的担心。据他的室友称,每次开学,都是父母亲自驱车将赵承熙送到学校,然后恳请室友们帮忙照顾他。不过,他们并没有解释这样做的原因。

刘锡伟认为,极有可能的情况是,当时校方和赵承熙的家人尽管感觉到赵承熙的怪异,但并没有意识到他是精神分裂症病人。“由于缺乏精神卫生知识,即便是平常一起生活的家人,也未必能发现身边的精神病人。”

2005年底,警方曾接到赵承熙室友的求助电话,指在他身上发现自残的迹象。当局后来安排赵承熙到精神医院接受检查,不过,院方只让他留住一晚,隔天就放他回家。没人知道,他过后有没有再接受治疗。

有室友证实,就在作案当天,赵承熙还服用抗抑郁的药。精神病学界公认,抑郁症尽管也属于精神病,但跟精神分裂症有明显的不同,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对精神分裂症并没有效果。

刘锡伟认为,那名医生可能并没有诊断出赵承熙的真实病情。

不过,刘锡伟和刘协和均认为,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赵承熙本人并不认为他自己有精神问题。

事实上,在接到文学系老师对赵承熙问题的反映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方认为,由于赵承熙的行为没有形成切实的损害,因此校方也无能为力。


无法调和的悖论?

由于可能对他人及社会造成损害,精神病问题亦被视作公共卫生问题。不过常见的情况是,精神病人并不认为自己患有精神病,拒绝甚至抵触治疗,这成为全球精神卫生工作面临的一个普遍难题。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精神卫生方面的专家顾问,刘协和曾多次去美国与同行们交流,他发现,在美国这样注重人权的国家,各州的精神卫生法律也充分保护了精神病人的权利。但这样一来,势必影响到对精神病人的强制性救治。“如果精神病人本人拒绝救助,那么对此谁都无能为力。”

在精神卫生防治与尊重人权之间,似乎形成一个无法调和的悖论。刘协和介绍说,在美国,精神病专家和律师们曾就此问题多次争论,结果最后胜出者总是后者。目前美国的相关法律所体现出的精神是:宁可承担精神病带来的社会风险,亦不可以牺牲人权为代价换取前者防治工作的进步。

刘协和曾是我国精神卫生法草案的原起草者,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曾就此问题征求刘协和的意见,他的回答是:我们“原则上”需要经过患者本人和家属的同意。结果得到对方赞许。

尽管此次枪击案影响巨大,但刘协和不认为能改变美国的相关立法。

假如赵承熙没有在此次枪击案中自杀,而是被警方抓获,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刘协和认为,按美国的法律,律师或家人会为其提起司法精神鉴定,然后鉴定专家和律师会在法庭上与控方展开激烈辩论,至于最后结果,难以料及。“可以肯定的是,他会得到司法精神鉴定的权利。”

刘锡伟注意到,在充满悲伤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师生们把赵承熙也视作了一个遇难者。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4月21日,学校中心广场展开悼念活动,人们摆放了33块花岗岩,分别代表在这场悲剧中死去的33个人,其中代表赵承熙的那块排在第四位。

上周五,美国总统布什发表的每周电台致词中,承认“枪手是一个精神严重受困扰的年轻人”。他继续说:“我们的社会继续在如何处理精神病患的问题上挣扎。这些病患可能对自己及他人构成威胁。”

精神病专家VS心理学专家


赵承熙枪击案发生之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和司法精神病学协会曾专门建立了一个网上平台,就赵承熙展开热烈讨论。“多数精神病学专家都认为赵承熙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刘锡伟说。

不过,刘锡伟承认,这种讨论采取的是会员制方式,仅主要限于精神病专家之间的交流。公众仍未看到精神病专家公开出面谈论赵承熙的情况。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一些心理学家则纷纷对此发表评论,倾向性的意见认为:赵承熙性格孤僻、心理扭曲是导致这起枪击案的主要原因。

精神病学专家沉默,心理学专家活跃,这是恶性刑事案件发生后的常见现象。对此,刘协和教授解释说,心理学与精神病学尽管有相通之处,但又有本质的不同,通常而言,前者研究的是正常人的心理,后者涉及的则是病人的心理。精神病学家通常具备心理学知识,而心理学专家却未必具有精神病学知识。

刘协和认为,由于精神病属隐私范畴(精神病仍被认为是一种带有歧视色彩的疾病),又向来重事实和证据,因此事情明了之前,鲜有精神病学专家发表评论。而心理学家往往重在逻辑分析,对一些犯罪现象进行解读,一些解读表面上亦能自圆其说,因此更受媒体的青睐,其观点也更有市场。

但是,刘协和并不认同“性格说”对赵承熙案的解释。“性格孤僻和存在心理问题的人很多,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去杀人。”

刘锡伟则像在邱兴华案中一样,再次不厌其烦地解释变态人格与精神疾病的区别:变态人格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如同一棵长歪了的树。而精神病人的性情变化是相对短暂的……

一个被国际精神病学界普遍接受的数字是,我们的社会中,大约有百分之一的人可能患精神疾病。刘锡伟认为,其中大约千分之三有肇事行为。这样的“危险”病人,刘锡伟的视野里现在还有两个,他很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对此重视,但是,他很清楚,即便是成了“名人”,其声音仍然微弱得很。

在刘锡伟所在的城市,最近8个月里,出现过5起精神病人杀人案件(经鉴定证实),其中1月12日发生了两起。  ———校园杀手赵承熙的心理世界

文/姬十三

从“毁灭公爵”到“反恐精英”

8年前发生在科罗拉多州哥伦比纳(Columbine)高中的校园屠杀案,显然是赵承熙行为的一个范本。

赵承熙在寄给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长达1800字的宣言中,向当时的两个杀手哈里斯(EricHarris)和克莱伯德(DylanKlebold)表示敬意。通过遗留的文本和视频录像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也应该是直接受到了1999年这起凶杀案的启发,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同样留下了大量的文字和录像,埋下线索,让人们揣摩他们的心理。尽管有人在赵承熙的视频中看到了他模仿韩国影片《老男孩》的痕迹,并且他的宣言类似邮包炸弹杀手希奥多•卡钦斯基(TheodoreKaczynski)的言辞。但两起校园屠杀案的诸多相似点,不可避免让人忆起往日惨案。

1999年4月20日,两个18岁少年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带着半自动武器、鸟枪和一批爆炸物冲进校园,杀死了12名学生和1位老师,然后饮弹自尽。这是当时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校园枪击案。

尽管存在年龄差距,23岁的赵承熙依然与他的模仿对象有许多相似点。特别是克莱伯德,在生活中也表现得十分害羞和孤僻。克莱伯德把一个女孩子想象成他的女友,但现实生活中,他甚至从未与她说过话。而据赵承熙室友的说法,赵也有一个幻想中的名叫吉莉(Jelly)的超模女友。他们都沉迷于暴力游戏,哈里斯和克莱伯德迷恋当时流行的《毁灭公爵》(Doom),而赵承熙则爱好《反恐精英》(Counter-Strike)。他们很少流露情感,但显然,受到的不公和侮辱在内心不断滋生愤怒,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在屠杀过程中不断嚎叫、狂笑和辱骂,赵承熙在他留下的视频中亦宣泄了这种情绪。

不曾确定的精神问题

随着对赵承熙屠杀动机的深入探究,他可能存在的精神问题被揪了出来。在CNN的一档节目中,纽约的精神治疗医师萨尔茨(GailSaltz)认为,“有许多征兆表明赵存在精神方面的障碍”,而神经外科医生古普塔(SanjayGupta)则怀疑赵有可能受到过脑部的撞击。诸如此类的判断遍及各类媒体。

几乎所有的报道都转述了乔瓦尼(NikkiGiovanni)的证词,她在得知嫌犯是一名亚裔男子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一定是赵干的”。作为英语系的教授,乔瓦尼曾在2005年秋担任赵承熙的诗歌课老师。乔瓦尼记得赵承熙总是戴着一副墨镜,棒球帽拉得很低,“看起来像是躲在墨镜后哭泣”。赵在班上沉默寡言,从不参与讨论,但是他以另一种方式参与课堂活动———用手机在课桌下偷拍女生的大腿。女生们因此开始拒绝来上课。乔瓦尼对此无能为力,她给当时的英语系主任罗伊(LucindaRoy)写信,后者最后决定将赵承熙调离那个班级。

罗伊应该是最早警觉到赵的心理问题的老师。她先后向学生管理部门、校长办公室以及校警报告,但校方的答复是,如果赵没有公开威胁他人,他们也无可奈何。罗伊于是决定对赵承熙进行单独辅导。一开始,罗伊只能从赵那里得到片言只语的回答,“与他说话就像与一个洞交谈,就像这个人不存在一样。”她感到很紧张,因此与助手约定了一个暗语,如果她提到一位死去的教授的名字,助手就该求援。后来赵逐渐向她袒露心声,告诉她自己很孤独,一个朋友都没有。罗伊认为,赵似乎有双重人格,“他非常自大,有时令人讨厌,但同时又有很深的不安全感”。辅导在10月到12月间进行了三次。枪击案发生后,罗伊深感遗憾,她觉得,如果后来继续这种辅导,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

赵承熙留下的剧本是被用来聚焦他的心理精神问题的关键文本。这两份充满了暴力和猥亵的剧本是他在一次写作课上提交的作业,案发后,被他的同学麦克法兰(IanMacFarlane)在网上张贴出来,被网民们和心理学家反复剖析。这两篇题为《理查德•麦克比夫》和《布朗斯通先生》的剧本,充分显露了他内心的愤怒和扭曲。麦克法兰说,他们同学之间曾认真讨论过,赵承熙是否会成为校园杀手。

2005年12月,赵承熙又一次被认为可能有精神问题,他因尾随和骚扰两名女生而被送到一家私立健康医院做精神健康评估,但医生无法确诊他存在精神问题,最后也不了了之。赵也被怀疑曾在小时候被诊断有自闭症,这是他的一位长辈KimYang-soon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述的证据。但是,这位长者证词的准确性有待核实。

不太像是自闭症患者

一个“孤独者”,是大多数人对赵承熙的评价。从中学到大学,他一直很少与同学交谈,也不在课堂发言。上高中英语课时,每当老师找学生朗读课文,赵总是低头不语。老师告诉他,如果不读课文就要被评不及格,他才开始用“低沉、古怪”的语调朗读课文,“就像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他因此受到同学的嘲笑,这使得他的沉默变本加厉,变成一个“从不说话的人”。他的大学室友奥斯特(JoeAust)说,起先,他们尝试与他说话,但只得到只言片语的回答,到后来,赵就干脆不再说话。奥斯特说,他有时进入寝室,会发现赵坐在桌子前,目光呆滞,盯着空气。“他总是相当相当地安静,有点怪异”,但是,尽管奥斯特认为他很奇怪,却从不觉得他对别人有什么威胁。

就这样,他孤独地生活在一个6人寝室,孤独地生活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26000个学生中。他独自在餐厅吃饭,每天晚上9点早早就寝。早起,常在天亮前就醒来,然后一直坐在他的电脑前。从不与室友打招呼。

赵承熙的语言障碍、冷漠和拙于社交很容易让人认为他是一个自闭症(即孤独症)患者。据美国自闭症学会的估计,仅在美国地区,就有超过百万人遭受自闭症相关的疾病之苦。他们躲藏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与人交往,存在严重的社交障碍。

然而,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自闭症专家徐光兴认为,就他的判断来看,赵不太像是自闭症患者,因为自闭症患者通常在3岁前就发病,他们很少与人交流,模仿能力很弱,因而像赵承熙这样能顺利进入大学深造是很困难的事。徐告诉笔者,“自闭症患者一个很大的特点是老实,问什么答什么,不会说谎,这一点也不像赵承熙的情况”。而且,自闭症患者的小脑会有病变,如果能对死者进行解剖,很容易作出判定。况且,“目前尚没有自闭症患者大规模杀人的案例”。

一个典型的长期累积问题

另外据《芝加哥论坛报》披露,赵承熙可能曾服用某种抗抑郁药物,让人将他的低落寡言与抑郁症联系起来。但是徐光兴认为,抑郁症患者的表现通常是内发型,他们会选择自杀,却不会攻击别人。赵冷静、周密的作案过程不像是有精神疾患,他存在某种心理问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既有暴力行为又最后选择自杀,有可能是攻击型人格障碍。

药物的效用也引起专家的关注。此前多起校园杀案的凶手,像哈里斯和克莱伯德,都曾被发现有服用精神药物的历史。也曾有科学研究表明,长期服用抗抑郁药物如百忧解会增加青年人自杀的倾向。全民健心计划、华夏心理公益行动发起人尹璞告诉笔者,在美国,很多人会服用抗抑郁药物,但长期服用后容易产生依赖性,一旦停药,会引起意想不到的心理反应。而且,通常情况下,医生无法监控患者的实际服药情况,像这类药物“如果和酒精配合使用,后果就很危险”。

但是,尹璞认为,简单地将校园杀手的形成归结为某种心理精神疾病或药物的作用都是片面的,“不能拿零星的症状分析来代替临床诊断”,赵“肯定是有心理问题的,他的抗压能力比较弱”,但这个事件更值得关注的是社会和家庭的问题。赵的家庭移民到美国后,没有及时调整好心态,平时又疏于和孩子的交流,最终酿成今天的惨剧。赵承熙策划了那么久,作案时又极为冷静,“说明不是一时冲动,他在杀人时的心态可以说是心平气和的,非常冷血”,失恋也好,仇富也好,都只是对他刺激的一个方面。尹判定说,他的情况,属于一个典型的长期累积问题,“用中国人的话说,他已经看透了”。

如果他们选择去死,别人也要

白宫司法委员会在1999年曾将暴力青年分为三类:患有精神疾病;在青少年时代有长期的破坏性行为;心理正常,但是存在情绪的困扰,抑郁,与人群疏离,没有智力和能力问题,但是对所取得的成就不满意,并常感到来自他人的不公。赵承熙是否存在精神障碍,可能属于一个死无对证的问题,但是他长期处于心理压抑的状态,并时刻感受到来自社会、他人的欺辱和不平,最终选择将这种情绪宣泄出来,是非常明显的事实。

一份关于校园杀手的研究指出,这些杀手都是男性,并且98%曾经历过重大挫伤、失败或委屈,其中有一半曾被恋人抛弃过。

曾参与对哥伦比纳高中案件调查的研究枪手心理学的专家福斯勒(DwayneFuselier)说,我们中大多数人都体验过这些情绪,会感到生气,会去踢垃圾罐,喝酒,然后就搞定了。但是对于某些人,这些情绪淤积在心里,散不掉。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会去寻求帮助,其中的一些会变得更糟,选择自杀。

但是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仅仅自杀是不够的,他们会选择一种“报复性的自杀”,比如在爱人的婚礼照片前自杀,让照片溅满血和脑浆,而另有些人,采取更极端的报复,去毙掉女朋友或敌对的上司。但对于极为少数的人来说,这些还不够平息他们的愤怒。他们坚持认为,生活就是地狱,这并非他们的错,如果他们选择去死,别人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