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栏目 > 媒体看板
“村里电视台”的诞生和消亡
发布时间: 2016-03-29 14:42:2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将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搬上荧屏,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街道办双桥头村村委会自筹资金,在村里办起了电视台。《双桥新闻》、《街头巷议》、《生活小窍门》等都是村民们喜欢的节目。但因与国家政策相违背,昨日(4月28日),开办了两个多月的村电视台停播了,村委会主任刘军利伤心落泪,这里的艰辛也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群众反映:开办两月多被叫停
  昨日上午,接到群众反映后,西安市广播电视局事业技术处处长荆毅找到了已开办两月多的双桥电视台,通知因其不具备开办电视台的资质,责令其停播。荆毅说,双桥电视台办台的初衷是好的,宣传国家的方针政策,宣传创卫、提倡勤俭节约等,都是弘扬社会主旋律的、积极向上的,但毕竟与国家政策相悖。他说,按照国务院《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第十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由县、不设区的市以上人民政府广播电视行政部门设立,其中教育电视台可以由设区的市、自治州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设立。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广播电台、电视台。
  办台经过:
  村上还搞了开播仪式
  今年45岁的刘军利是双桥头村村委会主任,2005年10月份上任后,他发现广大村民、干部的素质有待提高,双桥头村要发展,必须要把党和国家的政策宣传到位。一开始,他们通过村里的广播喇叭向村民传递信息,但由于城中村的高楼越来越高,很多人都听不到扩音器的内容。
  后来,刘军利想到如果将党和国家的政策、村委会的工作以及老百姓关注的事情搬上荧屏,可能会更好。有了这个想法后,2005年年底,在一次村两委会上,刘军利提出了要设立电视台的想法,立刻得到大家同意,随后他找人写了个方案上报到街道办,并把设立电视台列入双桥头村2006年工作计划。2006年年底,在业内人士的指导下,双桥头村投入4万多元,总算将开办电视台的设备筹备齐了,在村里张贴启事后,招到了两个新闻主播、一个主持人、一个摄像师和一个剪辑师。台长由村支书刘随柱兼任,村主任刘军利兼任总监,村委会副主任贾德乾兼任副台长主管工作。
  今年2月15日,双桥电视台试播。为让村里人知道这一喜事,刘随柱、刘军利在村中搞了个开播仪式。“咱村有电视台了。”一时间,村民奔走相告。刘军利说,从开始筹备电视台到现在4个多月了,他们并没给工作人员说工资,本来想村委会出一部分,再吸收村里一些饭馆的广告,维持电视台的经营。
  播出内容:自办节目讲村里故事
  在双桥电视台的节目播放安排上,记者看到,除了转播央视新闻联播、播放自备电影电视外,双桥头村还有自己主办的节目,《双桥新闻》、《街头巷议》、《生活小窍门》、《秦腔》等,内容丰富多彩。

  电视节目村民如数家珍
  新闻主播吴琼是洛南县人,学的是美术专业。去年来到西安后,无意中发现双桥头村招聘新闻主播的启事,于是就急忙报名。据了解,当时共有十多名应聘者,经过村两委会面试后,他们又模拟采访、播音。最后洛南的吴琼、河南的贾雪芳(双桥头村媳妇)脱颖而出,另外该村的方萍被招聘为《生活小窍门》栏目主持人。
  采访中,村民们对双桥电视台的节目如数家珍,《双桥新闻》、《街头巷议》、《生活小窍门》等栏目深得他们的喜爱。谁家自来水没关,电视台的记者们也会去暗访,并将这一现象在荧屏上曝光,提倡大家的节约意识。
  而且通过电视宣传,为什么要创卫、我们能为西安创卫做些什么等问题,如今你到双桥头村,村里人都能回答你。还有,什么样的水果使用过膨大剂、哪些水果不要买等等一些生活小常识,也都能在双桥电视台的节目中看到。有了电视台,村民生活丰富多了。
  老人荧屏上讲双桥头的故事
  在双桥电视台录制的节目中,有这样的一个栏目,摄制组找到村里的老年人,让他们讲述双桥头村的历史和现状。村委会主任刘军利说,这些影像资料他们准备留给下一代,播放这些,对今后小孩子了解双桥头村的历史有着深刻的教育意义。
  “快放假了,许多家长都找到我们,让给孩子放一些革命战争年代的片子。”双桥电视台主持人方萍说。
  刘军利说,村里本来就有一个秦腔自乐班,为发展秦腔,他们把这些演员表演的节目也搬上荧屏,让他们自己看看表演的效果好不好,大家的参与积极性都很高。
  两个多月来,经过村电视台的宣传报道,双桥头村村容村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停播之后
  工作人员心情很沉重
  昨日上午,在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街道办双桥头村村委会,双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心情都很沉重,他们正在摘下电视台的牌子。“可以说,我是看着电视台走到今天的。”吴琼说,每次播出新闻前,他都要自己写稿。播出时,他和女
  主播轮流负责举起字板供对方播报,想起这些,他有些心酸。
  “节目到底好不好,村民说了算。”《生活小窍门》栏目主持人方萍说,她毕业于一民办学院英语专业,看到村里要办电视台,就加入到这个团体中。几个月过去了,虽然大家连自己的工资是多少都不知道,但是工作得很开心。电视台的摄像师刘红权也显得很难过。
  电视台被叫停,最为伤心的是村委会主任刘军利。他说,自从2005年上任以后,他就感到了肩膀上担子很重,要想改变农村发展的现状,首先就是要转变观念。他说,电视台的设立,让村民在这里有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村民当记者,村民来播音,以村民喜闻乐见的形式搬上荧屏,是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他说,起初之所以让村支书担任台长,就是觉得不能脱离党的领导,每期节目,除了他和主管台长要审批外,还要经过村党支部书记的审核,坚决不能出任何问题。

  主管部门:不允许私自设电视台
  “电视台被叫停啦!怎么会呢?”昨日下午,在双桥头村,提起村办电视台被叫停一事,村民们都感到很突然。“电视台里的生活小常识就是我们身边的事,许多生活难题,在这里都可以得到解决。”一名村民说。
  “电视台是我一手筹备起来的,真的被叫停,我感到很伤心。”说着,刘军利的眼泪流了下来,不仅仅为了电视台,还为了在基层工作中遇到的困难。
  “我希望政府相关部门能将这个电视台监管起来,让它继续发展下去,毕竟能够走到今天挺不容易的,而且村民们都很喜欢。”刘军利说。而此时,观看自己播出的新闻节目的吴琼也是感慨万千,因为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坐在那个位置上继续播放一条条群众关心的新闻。
  据了解,目前城中村的文化娱乐项目比较匮乏,除了健身房、老年活动中心外,好多地方都是设立麻将馆。“如果真的就这么撤了就太可惜了,毕竟单纯靠广播喇叭是不够的。”刘军利说。对此,西安市广播电视局事业技术处处长荆毅说,宣传党和国家政策、丰富人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要通过电视,私设电视台,这是国家绝对不允许的。(刘立春)

 “村里的电视台”停播以后
[ 2007-04-29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按照马克思的说法,人类的物质需求和文化需求是同步增长的,在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更多的精神生活需求。种种迹象表明,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绩之后,国人在精神文化上的需求与激情正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旺盛。
从农民自己出资拍电影,到电视上由农民拍摄的DV播出的渐多,再到今日村委会办起了电视台……逐步富裕起来的中国农民,已经不能满足于单纯地被动接受大多由城市人生产的“农产品”,表现出了极大的参与热情。当然,基于中国“地大人多”的特点,我们还不可能“想搞个电视台就可以搞”,尽管有好的出发点,尽管一出生便有“不俗”表现,但基本的政策底线不容逾越。因此,违背政策的村电视台活跃了两月之后,便被叫停了,倍感伤心的村委会主任流下了泪水……
诞生两个月的村办电视台“夭折”了,但我们却无法对其“自娱自乐”般的热情表现出丝毫的嘲笑;恰恰相反,它的一开一停之间,带给我们的是诸多的思考。
应当说,这个村办电视台没有太专业的设备,没有高水平的人才,甚至还没有吸引到村头小饭馆的“广告”,但就是这样一个电视台,却鼓捣出了“村民们很喜爱”的节目,工作人员也敢自信地说“节目好不好,村民说了算”。这是为何?
诚然,大家无论怎样心怀天下,但从心理上都还是最关心身边的事情。看着屏幕上是邻居大妈家的二小子,或者那个主持人是“刚刚在路口碰上的小方”,怎么着也是一份亲近感,能不热心瞅上两眼?《双桥新闻》、《街头巷议》、《生活小窍门》……光看这栏目的名称,便充满了贴近实际、贴近生活的一面;什么样的水果使用过膨大剂,哪些水果不要买……光看这些话题,老百姓怎么可能不关心?
中国有9亿农民,只有农民才了解农民最想看什么,但不能否认的是,我们现在好多文化产品有着深深的“城市中心”的烙樱黄金时间,基本都留给了大片、娱乐或按照城市市民设计的“感情戏”,全国唯一的农业频道如果没有有线电视或卫星接收设备还很难看到,当村民们被动地跟在城市的“主流文化”后边走的时候,如何指望拿出饱满的激情?全国人大代表赵本山曾在两会上建议“办农民电视台”,“农民的业余文化生活太贫乏了,现在只有一个农业频道,不够看1这样的抱怨,也不能说全都是“赵大叔”的矫情吧?
违规的村办电视台当然要叫停,但对于电视台被停之后留下的巨大空间,我们却无法如同电脑处理中的“delete”那么轻轻一点便彻底消除。从这些栏目中得到过乐趣的人,如何才能不至于百无聊赖地走回路边的麻将桌?热情的火焰如何才不至于被“霜打”枯萎?
谁来充分地满足中国9亿农民的文化市场?“城市中心论”如何才能不想当然地“了解”农民?富裕起来的农民参与文化生产的热情如何才能被正确引导?“村里的电视台”停播了,“错误”引发的思考却无法停止。
毕诗成
来源: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