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话:023-68367703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天生路2号第4教学楼(咏修楼)
学术动态
专访 | 陈犀禾:希望在你们身上
发布时间: 2017-12-12 16:19:4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Q:作为电影学第一代研究生,您觉得现在和当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当年的电影学是一个很年轻的学科,当时我到中国艺术研究院读研究生的时候是第一次招生,而且它招生的规模也很小,招了一届以后基本是以手工作坊的形式在培养学生,就是说这三年培养出来了毕业了再招第二届,随着我们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还有影视文化在现代教育之间它的作用越来越大。电视58年开始有的,电影历史可能更长一些,80年代,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和社会的发展,影视作为一个产业或者作为一个现代的传媒,它突然之间在社会上的作用得到了一个释放,它原来被控制的比较多。(后来)人们在家里面看电视看电影这都成为一个很普遍的活动,所以这个产业本身就发展的很快,所以它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对研究人员的需求,它就随之提高了。我自己本身也是带学生的,每年都招硕士、博士。所以这个数量比起当年李少白老师当时招生的时候这个规模大得多了。

还有一个当年是在文学影响之下对电影进行研究,但是现在这个影视专业,你就会看到它和技术的关联、它和互联网的关联,同时随之资本的介入,它和产业的关系,它的整个产业链,从制作到放映到发行,很多都有资本的介入。所以除了影视本身它作为一个艺术,那么电影它和产业的关系怎么样,它和技术的关系怎么样,现在都成为一个很新的课题出来了。从电影史来说也是这个样子,以前就像研究文学一样,演技作者作品,但是现在除了作者和作品,还会研究一些很细微的现象,比如产业啊,明星的消费啊和当时社会历史文化关系。比如一个老师有一篇文章就研究某一天中间,究竟在电影方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制片厂在做些什么,电影院在放些什么,观众对这些东西是怎么反映的,以及那一天社会生活之间有哪些重大事情的发生。很多新的方法都介入进来了,宏观或者微观,今天的电影研究已经变得是很丰富了,和当年我们进入电影学的时候,它是一个高端的、精英化的艺术研究比起来,今天这个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的。

 

Q:您觉得30年代的中国电影它最大的特色在那里?

A:电影史可能会告诉我们30年代是我们党进入了电影事业,左翼进入了电影事业,并且对中国电影事业产生了领导的作用,其实我们今天回顾这样一个历史的时候,传统的历史观应该可以有些新的认识,左翼文化和党对电影的这样一个介入,固然是30年代电影运动的一个侧面,但是30年代这样一个电影运动,它包括了方方面面的势力,除了左翼之外,当时很多的电影创作和电影人,他们可能和左翼有关系,也可能没有关系。李少白老师曾经在90年代提出过,关于左翼电影这个概念,还是用新新电影运动来理解它比较好,因为新新电影运动它就可以把左翼的、中间的、甚至有一些和左翼发生争论的这样一些电影现象运动都可以纳入进来。比起20年代,30年代的电影趋势是有一个比较重大的变化,这是和中国的整个社会历史变化是联系在一起的,在20年代,电影是想在传统和现代文化之间找到一个延续,30年代的时候,这个民族主义的思潮当然还有可能由于中国本身在这个现代民族国家形成的中间,需要这样一种民族主义的力量。同时呢中国也面临着日本的侵略,所以是使震整个电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有很多受五四运动影响的文化人,他们也受到了左翼或者共产党的影响,或者像夏衍这些他们本身就是共产党人,他们介入了电影,这样,30年代的电影对社会底层的关注、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比起20年代它的主题更激进更迫切。那么整个由于电影语言的发展,它讲故事也更成熟。所以这个时代也出现了很多经典的影片,像《马路天使》、《十字街头》,这样一些影片,比起20年代的那些试图探索中国应该如何走,在中国城市里面这个市民阶层是怎么样的影片,相对来说20年代的这个社会矛盾和阶级问题它不是那么尖锐,它对民族文化应该如何走,新时期的伦理应该是怎么样有比较多的关注,但在30年代以后,随着民族矛盾的加剧和左翼思潮进入,使得中国的整个电影文化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当然在电影史中间,是把这样一个事情界定为党领导的电影文化运动,或者把这一时期进步的电影称为左翼电影,后来写这部分电影史的人成为电影管理部门的领导了,所以他们在写历史的时候,难免把自己这样的一个归纳放到这个书中间去,但是实际上,电影作为一个现代的艺术或者一个传媒,政治是它属性的一个方面,其实它更多的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文化,电影在五四以后,在传播新的文化思想,在推行新的文化价值方面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领导中国电影文化的这一部分人或者起着重要作用的这一部分人其实很多都是一些知识分子,不能简单的用阶级用政党找一个概念来概括,他们在30年代的电影创作中间也发挥过重要的作用,或来的电影史写作过程中,如果只强调左翼这一块,会把电影史本身的丰富性,以及电影本身对社会的影响和作用把它限定,或者有些地方就把它屏蔽了,所以今天在30年代的研究中间,我听了这么多发言,我就觉得大家的观念是开放的多了。

如何来认识这段时间的这个运动,如何来评价这个左翼?并不是说左翼运动在三十年代的这个电影中没有起作用,是起作用了,但是左翼在起作用的同时,另外还有些知识分子和左翼有联系的、联系不多的、和左翼有分歧的,他们在这之中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今天,我们再来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可能应该对这段历史予以一个全面的认识。举个可能不恰当地例子,我们以前谈抗战的时候,可能只谈八路军、新四军,但是我们今天会知道,原来国民党当年在正面战场或者在远征军方面,其实是做出了很多的努力做出了很多的牺牲的。其实中国整个抗战的历史图解,其实是更广阔更丰富的,涉及的人、涉及的英雄事迹是很多很多的,但是很多我们以前都是不了解的。如果我们今天要了解中国的这样一段历史,要了解中国在二战后成为这样一个世界大国,那么你不了解这个抗战的历史,不了解通过抗战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提高,被英国、美国、苏联接纳,成为联合国创始国。如果你不理解这段历史的话,那么之后的发展你有时候就会联系不上。其实电影也是一样。电影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其实也不限于左翼电影,就像今天谈电影会研究电影产业、研究明星、对电影的思想文化内涵当然也会进行研究,但是你仅仅研究这块你会发现很多事情没法说明,或者完整地了解电影的发展现象是远远不够的。

 

Q:三十年代的电影对中国后来电影的发展的影响?

A:可以说,四十年代的电影是三十年代电影的延续,四十年代的电影是在这样一个新兴电影运动的影响下,三十年代的电影对社会现实的关注比起之后的年代可以说是更深入更细致,责任感更强。这跟知识分子的关注点是一样的,延续到四十年代,五十年代以后的电影也有关注,但是后来由于政治的介入,电影的关注点发生了变化。但是如何用电影来推动社会进步,这个东西在后来的电影中间都有延续,当然,电影作为一种现代的文化工业呢,它的商品属性在五十年代以后被大大降低,在国家工业体制中按照计划进行。三十年代的电影对社会现实的关注精神,直接的影响到了四十年代。我想,可能在新时期,像谢晋哪,像很优秀的第四代导演们,比如吴天明啊,用电影来反映先是人的生活、反映文化大革命,像第五代导演导演中来反思现实,都是在三十年代的电影中间汲取了很多优秀的传统,当然三十年代的电影由于在特定的环境下商品属性得到了充分发挥,作为文化产品特性,在九十年代以后,特别是电影工业体制改革以后,人们开始,电影创作者也好,也开始在我们的中国电影历史上去寻找经验、去找一些东西用在当下的创作中去。三十年代的电影在商业化、市场化的运作经验进行更深入的总结,这个在后来的创作中得到了延续。(所以我们今天说)整个电影的发展是不能隔断传统的,传统为我们今天电影的发展提供了很多值得借鉴的东西和经验。

 

Q:参加年会最大的收获?

A:最大的收获从审稿中就发现,电影史学年会的学术含量可以说是相当高的,这之中出现了许多年轻的力量,除了我熟悉的面孔之外,这些年轻的学者们,他们表现出来的扎实,研究的规范,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这个平台是电影研究论坛中算一流的了,我就看到电影的学者从原来少数的精英,到现在越来越大的队伍。审稿的时候看到那一本厚厚的论文集,说实话,有敬畏之心,很学年轻的学子在自己的研究上付出了很多心力,可以说这个每一篇都是很认真的了,感觉到后生可畏吧。

 

Q:想对现在的学子说些什么?

A:希望在你们身上啊,中国在某种程度上现在正进入了一个社会发展最平稳、最繁荣的阶段,传媒、影视在今天的地位,技术的成熟,市场的广阔都为传媒学子提供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你们出来以后,无论是工作也好、做研究也好,都比以前拥有了更广阔的天地,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知新融媒体工作站供稿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版权所有重庆市北碚区天生路2号第4教学楼(咏修楼)   邮编:4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