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话:023-68367703
地址:重庆市北碚区天生路2号第4教学楼(咏修楼)
学术动态
专访|王志敏:研究要立足现在,回望过去
发布时间: 2017-12-13 22:30:1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专访|王志敏:研究要立足现在,回望过去

图片丨王志敏

 

      本届中国电影史年会的茶歇时间里,各位学者都暂时走出会议室休息。有一位笑容亲切的老先生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他就是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志敏先生。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们采访了他对于此次年会的一些看法。


Q1:通过这次参会,您对我们学校有没有一些了解呢? 

A1:西南大学规模很大,占地面积让我震惊。(北京)电影学院也就一百多亩。浙江师范大学有三千亩左右,我们去那参观都要开车走上一圈,西南大学就更是如此了。西南大学有五万人,历史悠久,一直是学术的重阵,电影学也发展的非常好。

Q2:这次的年会和您以往参加的相比,有什么不同或特点吗?

A2:这次规模更大,而且调动的资源非常广泛。这次的年会做的更为细致深入,我看到有更多的年轻人甚至是学生参与进来,突破了以往都是老师或者业界的学者参会的边界。

Q3:本届中国电影史年会,我们定有三个关键词——艺术追求、文化风貌和家国情怀,您对这三个关键词怎么看?

A3:它是由会议主办方提出来的一个具有指向性的关键,但事实上这次对家国情怀涉及的还是比较少,没有达到预期。现在从国家宣传的角度,强调家与国的关系。但就像我在发言的那篇文章中提到的,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一个差别,中国是家国同构,西方是家国异构。对西方的文化来讲,国是一个外来的介入者。但是中国的家国同构表现为家国同,说得通俗点,就是家里有家长,国家有领导人。所以像我们平时能看到的宣传片家是国的家,国是家的国一样,我们从国家层面就在宣传倡导家与国的关系。

所以这个关键词的提出让我感觉眼前一亮。本来我猜想这次会议会有人论述我们电影的故事里面,怎么讲家和国的关系,很遗憾的是这次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阐释。但其实这也恰恰证实了一个西方学者的观点,就是研究历史的人,主要还是源起于兴趣。虽然我们有所引导,但是让大家的兴趣点落到家国情怀上来,还依然是个问题。

Q4:对于学生来说,该如何去看待和建构我们心中的电影史?

A4:历史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宝贵的资源,任何历史都是宝藏。当然历史里也并不都是好的,但历史留下的遗存是相当丰富的。现在留存下来的历史其实是残缺不全的,它会有断层,损毁。所以当我们想就某一个方面领域进行研究,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在当下它有什么重要的价值。毕竟历史是研究不完的,它是需要向壁虚构才能描绘出一个场景来,保证还原度,这需要很大的精力投入。因此我认为,首要应该针对对现实、国家、个人都有近期和长远价值的历史进行研究。

Q5:就像您刚才所说,我们应该从兴趣出发,但是一定要回归当下?

A5:研究首先是要对国家有利,对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也有利,个人有兴趣这样当然很好。只是自己感兴趣,研究出了成果但是却没有用处,这就是无用功。所以对于博士论文,硕士论文的选题,我都是这个建议。首先是老师认为这个是否有价值,其次是你能否把这个作为自己未来长期的研究。如果仅仅是为了做一个研究随后就束之高阁,那是在浪费时光,只是得到一个文凭而已。

Q6:说到对当下的意义,那么您觉得对于30年代的中国电影,我们应该如何切入研究?

A6:我进入到电影史的研究,首先是出于对电影的热爱,因为很喜欢电影,所以想要进入到曾经童年时代、青春时期观影的经验和曾经看过电影的回溯之中。在这样的回溯之中,电影史有比我想象更为深广的意蕴,并且电影史跟我个人的人生经历和自己的事业发展史融为一体的。

Q7:您认为,像这样的学术论坛,除了您说的,可以不断去审视电影的发展历程,还有什么意义?

A7:其实这是一个新方式,国家资料馆有调动资源的能力,与高校合作也会产生一种激励作用,更好地对电影史进行研究。通过这种年会,人才可以得到成长,这也是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平台,有机会把各自的才华展露出来。通过这次年会,大家也可以进行更多的交流,学术论辩中能理清逻辑思路,更有利于研究的深入。

 

       现如今中国的电影事业蓬勃发展,但是当我们回望电影的发展历程,几十年的风雨,几代人的探索,我们依然可以从中不断汲取新的营养,丰富我们对电影世界的建构。中国电影史的研究,既要立足现在,也要不断回望过去。

 

 知新融媒体工作室供稿

 

END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版权所有重庆市北碚区天生路2号第4教学楼(咏修楼)   邮编:400715